立即注冊
                    ▲ 首頁 > 校友頻道 > 校友活動 > 正文

                    此生無悔壯天山

                    來源:浙江日報    作者:記者 呂玥瀏覽次數: 次  發布時間:2015-10-10 13:37:44

                          

                    QQ圖片20151010161943.jpg

                                     1955年8月31日 湖州中學12位畢業生赴新疆前在杭州的合影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綿延1700公里的天山,不止是西北邊陲的地標,更是人們心中至純至高的向往。

                      60年前,為了追尋生命的高度,585名從浙江各地選拔出來的初中、高中和衛校畢業生,響應黨中央“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號召,奔赴萬里之遙的新疆,從此與這片廣袤的土地同風雨、共命運,譜寫了一曲建設邊疆、獻身邊疆的壯麗詩篇。

                      援疆60年,甲子一輪回。60年前的10月10日,是這批青年學子抵達烏魯木齊的日子。回望漫漫長路,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已然銘刻在邊疆建設發展的歷史中,也融入浙江、新疆兩地人民難舍難分的深情里。

                      西出陽關,綻放青春

                      金秋十月,烏魯木齊天藍云白,即將建成的高鐵新客站在陽光下格外奪目……望著這座將在今年底通車、新疆迄今最大的火車站,原新疆摩托車銷售總公司總經理黃立誠感慨萬千。他仿佛又看到1955年的那個秋天,一群青年學子滿身風塵卻笑容燦爛,長途跋涉初到烏魯木齊汽車站時的情景。

                      那時的新疆,正是百廢待興的特殊時刻,急需各類高素質人才。應中共中央新疆分局要求,浙江組織505名初高中畢業生以及全省各地衛校畢業的80名女生,奔赴新疆工作。

                      1955年9月7日一早,這批青年學子壯志滿懷,乘火車離開杭州,跨長江、馳中原、奔赴大西北,又從甘肅武威改乘敞篷汽車,迎風沙、送夕陽,奔波逾1個月后抵達烏魯木齊。

                      這群在煙雨江南成長的青年,從此遠離慈愛的父母和溫暖的家鄉。陌生的語言、不便的交通、惡劣的環境……他們能成長起來、完成使命嗎?

                      這份疑慮,很快就被戈壁灘上的大風吹散。在國家使命和熱血青春激蕩下,他們像胡楊樹一樣扎根沙漠,艱難卻頑強地生長。

                      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冰天雪地中,蘭溪縣中畢業的唐生玨夜宿帳篷、頂風冒雪,參加烏魯木齊重大引水工程青年渠的建設,他們用十字鎬、鋼釬開挖凍土,徒手搬運50公斤重的大卵石;

                      在沙塵彌天的蘭新鐵路“百里風區”,從西子湖畔赴疆的金月珍,見到狂風刮得油桶滿地跑,曾嚇得把頭縮進衣領,但當她用稚嫩的肩膀扛起沉重的貨包時,變成了步履堅實的“鐵姑娘”;

                      當克拉瑪依第一次冒出石油時,19歲的江山青年周則文送來生活用品,搭起木棚,開出第一家百貨商店,為5000名石油工人提供物資保障。

                      回首當年,今年已77歲高齡、曾任自治區機關事務管理局高級經濟師的宋寶根百感交集。他說,當時大家一心只想把新疆建成塞外江南,吃這些苦算什么。若說遺憾,就是作為家中唯一的兒子,他17歲離家后,在母親健在的近20年里,只回去探親兩次,甚至母親臨終前都未能及時趕到她身邊。

                      拓荒戈壁,玉汝于成

                      10月的阿克蘇恒豐酒業有限公司,又一批特色葡萄酒梅賽來斯成熟定性。

                      已經77歲的原烏魯木齊釀酒廠總工程師勞于根,仍奔走在一線指導。

                      看著杯中翻騰的紅稠液體,聞著沁人的酒香,恍然間,勞于根想到自己在新疆工作奮斗的60年。艱難困苦,玉汝于成。過往歲月,何嘗不像這果酒一樣,雖然經歷一番磨礪、煎煮,但歷久彌香。

                      這幾乎是這批浙江援疆學子的共同經歷和人生感悟。

                      進疆后,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進入國營商業系統和醫療衛生系統,分布在全疆15個地州市和60多個縣,參與了各級國營商業專業公司的創建、運作,成為新疆發展的拓荒者和見證人。

                      西出陽關,如今已經有了高鐵。然而,原新疆百貨公司總經理助理謝鐘紹不會忘記,1955年至1961年,蘭新鐵路建設飛速西進,他們正是跟隨入疆第一條鐵路建設工程的推進,不斷搬遷、建設中轉站,將商品物資源源不斷地運進新疆。

                      在這場戈壁灘上的大遷徙中,包括謝鐘紹在內的20多名浙江青年,一年四季吃住在帳篷、地窩子。在荒漠戈壁、百里風區,不管酷暑嚴寒還是風沙走石,他們肩披麻袋,手拉架子車,既當干部,又干裝卸工。火車一到,他們就不分晝夜地干十幾個小時,每人每天平均搬運4噸貨物。

                      筑路大軍不斷西進,他們跟著拆建中轉站,先后在蘭州、武威、玉門、紅柳河、尾埡、哈密等10個地方駐扎,直到1961年鐵路修到吐魯番大河沿。那六七年間,這些年輕人用雙手和肩膀,將數億噸當地急需的商品物資轉送到天山南北,為各族人民提供生活必需品。

                      來自江山的新疆友好集團原董事長蔡仁山,進疆后參與并親眼見證烏魯木齊友好商場從一座四合院式的小平房,發展成新疆商業零售龍頭企業,1996年又帶領團隊創辦新疆首家商業股份有限公司,并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成為全國百家最大規模、最佳效益的商業零售企業之一。來自東陽的自治區民族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黨組原副書記黃祥榮,出版《維漢語讀本》和《漢維語會話500句》,為民族文化交流作出重要貢獻。

                      為了重振絲路經濟,來自紹興的伊寧市對外貿易經濟委員會原主任楊佰泉,自上世紀90年代起,充分利用西北邊疆霍爾果斯陸路口岸,廣拓渠道,在我國東部和中亞國家間進行商品物資和原材料輸送,為當地經濟發展和新疆“東聯西出,外引內聯”戰略的實施,默默奉獻著。

                      來自義烏的新疆蔬菜飲食業服務公司原副經理童文海,進疆后在商業系統機關和基層工作40年。他創立當時被稱為“新疆第一店”的新疆飯店,并擔任首任總經理。1989年分管蔬菜生產供應工作后,他又引進、推廣溫室、塑料拱棚技術,改變了新疆冬春季吃土豆、白菜、蘿卜“老三樣”的歷史。

                      正如哈密三道嶺國稅局退休干部吳之偉在回憶錄中所記:“我們奉獻了青春和血汗,但我們也親歷見證了這片處女地上平地而起的第一座百貨大樓、醫院,第一幢辦公大樓和劇院,第一條柏油馬路,第一輛公交車,第一輛進疆列車……”

                      無怨無悔,扎根邊陲

                      從烏魯木齊到伊寧的特快列車一路飛馳,51歲的薛華攥著回家探親的車票,窗外一座座富有現代氣息的邊城不時掠過。在戈壁綠洲和高原山區,通路、通水、通電的新村與日俱增,播綠草木逐年擴張。“爸爸要是還在,肯定會感到欣慰的。”薛華說。

                      只是,他父親薛文杰再也看不到這一切了。1987年仲夏的一個早晨,時任伊寧市沙伊布依街道書記的他,不顧剛從外地出差回來的路途勞累和身體抱恙,帶著兩個烙餅和一壺開水,就投入到當地緊張的抗洪搶險工作中。在抬石頭的過程中,因心臟病突發倒在工地上,殉職時年僅49歲。

                      他們從靈秀江南而來,就這樣把生命融進了西北的風沙中。

                      1958年8月,庫車縣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特大洪水。來自衢州的庫車縣人民醫院護士葉曼嬌不幸殉職,生命永遠定格在23歲。

                      來自蘭溪的李秀棣,進疆后分配到溫宿縣醫院從事醫護工作。她經常深入農村、牧區,有時騎著毛驢送醫上門,診治了成千上萬的患者,被當地人親切地稱為“戈壁灘上的紅柳”、 “毛驢車上的‘都乎托’(維語醫生)”。她的愛人是老家公安部門的骨干,李秀棣曾有調回浙江的機會,但她說服丈夫調到了阿克蘇工作。16年前,丈夫離世,長眠在塔里木盆地北緣。

                      截至1999年,500多名當年奔赴新疆工作的浙江學子,已全部退出工作崗位,如今有121人已長眠在天山南北。然而,他們的奉獻精神依然閃耀。

                      哈密地區政法委原副書記朱孝銘,在地區政法部門工作近40個春秋,處置警情、案件上萬起,為哈密地區社會長期穩定和邊防安寧立下功勛。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事業,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因公殉職。

                      庫爾勒市衛生局原副局長王夏蘭,在30多年的婦產工作中,親手接生嬰兒兩萬多個,還搶救了300多例危急孕婦和窒息嬰兒的生命,被當地各族人民稱為“新生兒的保護神”。現在她的兒子繼承她的事業,成為巴州蒙古醫院的一位醫生。

                      “獻完青春獻終生,獻完終生獻子孫。”當年的浙江學子,用一生兌現了這句口號。目前,共有2000多名他們的后輩,耕耘在天山南北各個崗位上,繼續父輩未竟的事業。

                      此刻,這批少小離家、滿頭華發的浙江兒女,可以自豪地說:“我們沒有辜負家鄉父老的重托和期望,為浙江人民爭了光!”

                     


                             

                    上一篇:湖州中學老校歌
                    下一篇:湖中三年
                    ?

                    浙公網安備 33050202000302號

                    YY6080级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