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冊
                    ▲ 首頁 > 校友頻道 > 校友活動 > 正文

                    湖中三年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tgy瀏覽次數: 次  發布時間:2016-01-29 12:51:36

                    葉培建 

                    湖州中學,一所位于杭嘉湖平原,培養了許多優秀人才的一流名校。

                      1959年夏天,14歲的我初中畢業后,被保送進入了這所名校,開始了高中生活。多年后,當我回憶起那三年的學生生活,許多往事仍然歷歷在目。

                      剛進校,我的代數、幾何有點跟不上。這是因為我在“大躍進”年代,沒有讀初二,直接由初一跳到初三。盡管初三一年下了不少工夫,自學了不少初二的課程,但仍有些缺項,在高一時與課程銜接不上。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才步入正軌,逐漸取得了較好的成績。高中三年,有不少老師教過我,他們都很出色。印象最深的是教數學的鐘省身老師,他講課非常認真賣力;還有教化學的曹秉成老師,他的課講得非常清楚,有條有理;還有教英語的江滬生老師,我記得她一個人住在平三(第三排平房)的一間房里。好像她教書前曾在外交部門工作過,英語講得很地道,我現在的外語基礎好,無論英語、法語都能應用自如,與她當年的教學是分不開的。高三時,來了一個年輕的數學老師——李世楷老師,他非常敬業。記得他是杭大畢業的,據說早就是特級教師了,十年前我回湖中時還見過他。其他,教語文的葉挺老師、教體育的方中矩老師、姜國璋老師,我印象也很深。

                      那時學校的領導,我記得有身材高大的沙國華校長,瘦高的孫書記,他好像是北方人,常給我們做形勢分析報告,還有教導處的蔣老師、管總處的宋老師、團委的潘老師等人。那時我住校,住在平一,有一個女老師,叫溫頌九,她也住在平一大宿舍與教室之間的一間小房內。那時的她好像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對待,但她對我們這些住校生很是關心,不知后來怎樣?

                      高中三年,經常重組班級,可能是那時形勢的需要。高二時不少同學投筆從戎,去當了鐵道兵。臨畢業時,由于國家經濟困難,又有不少農村同學被要求返鄉,不能參加高考。這兩批同學中,有不少人學業優秀,但因為國家的需要,失去了深造的機會,但他們后來通過自身的努力,不少人都做出了很大的成績。高考前,湖州二中又并過來一些人,插至各個班級。高二時,還搞了一陣“電化”教學,就是幻燈之類,大概就是現代多媒體教學的原始方式了。以上這些活動造成了班級的分分合合,所以同過班的同學很多,也不都全記得清了,但班上不少同學學習很好。1962年是很難考大學的一年,全國高考錄取比例很低,而湖中的考取率是很高的。那年與我同時考上浙大的有很多人,光是和我同在無線電系的就有倪國榮、房振華、陸中海、王才鼎、裘泳銳等人,這些同學在系里表現都很好,學習成績在班里是屬上等的,證明了湖州中學的教學非常扎實,所以她的畢業生在哪兒都能學得很好。

                      由于歷史條件的限制,再加上1959年到1962年正是我國遭受最嚴重自然災害的三年,生活十分艱苦。我們住的是曾為日本軍營的大通鋪,每間房內相對上下兩層鋪,共四張大鋪,可睡20余人。廁所在房外,冬天天冷,就在過道內放一個桶,讓學生夜間方便。當時,我們的食堂是舊馬棚改造的,馬棚遺跡十分清楚。那時吃飯是自己每頓買米,放入各自的容器內,再置于蒸籠內蒸,因沒有自來水,買了米后就在食堂前的池塘內淘米。洗臉、刷牙在校旁的新開河畔完成。有時正在洗臉,一艘小輪船開過,波浪涌來,雜物漂至面前,倒也十分有趣。到冬天,河水太冷了,學校就燒一大缸熱水,每人可分一勺熱水用于洗漱。

                      由于那時物資供應困難,我們還要參加不少勞動,以供生活補充。學校在陳英士墳那兒種了一片油菜,為了澆一次肥,我們要從校內挑一擔肥,走湖中大橋、五一大橋送至田地,擔重、肚子餓,十分勞累。我們還在道場山開荒若干,種了不少紅薯,在學校內空地種過毛豆、南瓜。高三那年,由于燒柴緊張,我們還去白雀打柴,這對于現在正一心一意備考的學子們是不可理解的。除了這些“自給”的勞動生產外,春、夏、秋時,還要下鄉春耕、雙搶(搶收、搶種)和三秋,還參加過修鐵路。所以仔細想來,三年中真正念書的時間也是很有限的。還有幾件事印象很深,但細節已記不清了。一是有一次食堂門口的池塘抽干了水捉魚,用餐時每桌有一點魚,雖無油,但在那時能吃魚可是一件大樂事;二是那時不少人由于缺乏營養,得了浮腫病,好像得病后可得兩斤黃豆粉作為補品。我因為丟了一次糧票,只能在一段時間內省著吃,每天僅吃七兩米,早晨二兩、中午三兩、晚上二兩,頓頓稀粥。

                      高二到高三時,形勢要求教學結合,要從事一些工業實踐活動。我加工過螺絲,還在一個從杭大下放的男老師指導下,辦學校的硫酸廠(不敢確定),但記不清是否出產品了。盡管那時生活艱難,但師生的生活熱情不減,團支部很活躍,我是高一時入的團,學校常組織各種活動。我記得我們在大街上用流行小調宣傳過黨的政策;集體看過話劇《為了六十一個階級兄弟》;組織過多次文藝演出。我的體育是比較差的,但還參加過足球比賽(訓練時每天有二兩小豆糕的補給),在校際運動會上參加過競走比賽等等。總之,日子雖苦,但心情還是愉快的。

                      2004年9月母校啟用新校址,教學設備、設施一流,生活住宿條件得到極大改善,和我上學時相比真是天壤之別了。

                      從湖中走進浙大,再進入航天大門,得改革開放之機遇,出國深造,成為中國科學院的院士,“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與整個團隊一道,我們實現了中國人民幾千年的夢想——嫦娥奔月。我在其中的一點貢獻,無一不是在湖中學習的基礎這一出發點上實現的。我用寫工程報告的筆來記下上面這些回憶中的事,文采雖不夠好,但愿能表達心中對母校的一片愛意。

                      (作者葉培建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是我國航天器研制的學科帶頭人之一,也是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計算機輔助工程技術的開創人之一。先后擔任計算機總師、太陽同步軌道平臺首席專家、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總師兼總指揮,曾獲得國防科工委科技成果一等獎、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兼任清華大學、北京航天航空大學、南京航天航空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廈門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湖州中學1962屆高中畢業生。)


                             

                    上一篇:此生無悔壯天山
                    下一篇:劉祖鵬校友馬來西亞載譽歸來
                    ?

                    浙公網安備 33050202000302號

                    YY6080级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