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冊
                    ▲ 首頁 > 專題頻道 > 深化課改 > 正文

                    文言教學重“美”

                    來源:    作者:瀏覽次數: 次  發布時間:2015-03-10 10:55:39

                    【內容提要】
                    文言文“教什么”的討論一直在進行,本文從一節氣氛活躍,學生精神愉悅的公開課入手,探討文言文教學重點。認為教師首先應以自身對傳統文化的熱愛感染學生感受文言之美,文言教學重在喚醒激賞和悅納。這除了靠教師自身對傳統文學精神和美學意蘊的沉醉熱愛外,也可以通過操作實現。本文分三個方面進行闡述:一、從文言語詞的音韻諧美入手,二、從文體特征和虛詞入手,三、從文言文與現代文、現代生活的關聯入手。
                    【關鍵詞】 愉悅、美、熱愛
                     
                    上世紀以來就流傳著一句校園熟語“一怕文言文、二怕寫作文、三怕周樹人”。“怕”是厭惡、畏懼的意思。學生厭惡讓人昏昏欲睡的文言文教學,畏懼佶屈聱牙的字句,更頭疼考試中得分的不確定。聽得有老師說:“把它當作敵人去戰勝,只要過了高考,就可以徹底拋棄。”私心以為教師不引導學生感悟文言語詞的意境美和音韻美,不引導學生領悟文章傳達的人格精神,只一味強調應試,會導致學生由閱讀障礙上升到心理障礙!
                    語文教師該為此現狀負起責任來!有人曾用“死于章句,廢于清議”來形容文言文教學的弊端,可以說學生對古文枯燥、刻板、沒有實用價值的看法很多時候是教師在教學時無意中傳達的。
                    欣慰的是我們也一直在警醒、在探索文言文教學之路。我最近觀摩的一節《長亭送別》的公開課讓我深受啟發。
                    該老師將課設置成了活動體驗型,以“中國風的素顏韻腳文——從《西廂記》意象出發”為主題,分成三個部分來組織課堂。第一部分由《東風破》《紅塵客棧》的歌詞引入,讓學生說說什么是“中國風”;第二部分請學生在《長亭送別》中找找自己認為具有中國風元素的曲詞,說說表現在哪里,進而深入理解到意象、意境、表現手法、含蓄細膩等是中國風的精髓;第三部分讓學生練筆,用剛才總結的中國風元素來寫兩句曲詞。其中最能調動學生情緒的環節是讓學生選擇合適的歌曲將本文的曲詞唱出來。
                    這節課從學生的表現來看非常興奮和快樂,當最后對學生當堂習作進行現場評點時達到了白熱化程度,這是我沒有見過的氛圍。一直以來形成“瑩瑩淚光中的點點離愁”的思維定勢被打破了。
                    我思考的問題是:為什么學生“怕”文言文,卻喜歡中國風的歌曲?文言文教什么可以讓學生像喜歡歌曲一樣喜歡?
                    那節課上老師問了同樣的問題,學生的回答是歌詞“很美”,能觸動情弦,感受到意趣。可知學生具有感知美的素養和渴望,這些形同本能的感悟和體驗其實是長期文化氛圍熏染的結果,學生早已不自覺地接受了傳統文化的審美觀,若文言文教學能喚醒他們感受美、表達美的渴望,精神情感和思維意志達到愉悅,也就能被他們喜歡上。
                    所以我個人認為時下討論的“重言輕文”也好,“重文輕言”也罷,都是浮云。教師以自身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帶動學生感受文言之美,才是真正之“重”。那節課最大的亮點不是形式的新穎,角度的獨特,而是教師飽滿的情緒,對文言曲詞的熱愛,深深地感染了學生。該老師在課的開始和結束時展示了自己穿古裝的婚紗照,讓學生猜猜那個“鶯鶯”是誰,“張生”長什么樣,而且在課堂上當先演唱了周杰倫的《青花瓷》,這些看似自得其樂的行為對教學實際的幫助就在于傳染了情緒,傳遞了熱愛!
                    這和王榮生教授提出的“針對具體情境中的這一班學生乃至這一組、這一個學生思考‘實際上需要教什么’‘實際上最好用什么去教’”的指導思想是一致的。
                    文言教學“重”在喚醒激賞和悅納,除了靠教師自身對傳統文學精神和美學意蘊的沉醉熱愛外,也可以通過操作實現。
                    一、從文言語詞的音韻諧美入手,讓學生于珠玉在聲中感受滔滔語勢和悠遠意境。
                    一直以來,對于文言文,我們習慣于從社會學的角度去解讀,似乎遺忘了它的審美價值。看著古人搖頭晃腦地讀書發笑,卻忘了古文本就具有很強的音樂感,古人讀書就如我們今天聽音樂會不由自主地打節拍一樣。文言文韻句具有整齊對仗之勢,散句則流暢而自由,長句講究的是氣勢,短句注重急促有力,重疊造就了回旋之美。
                    北京大學錢理群教授曾說:“文學的教育,有時聲音極其重要,這聲音是對生命的一種觸動。”像屈原的“披發行吟”、王勃的“秋水長天”、蘇子的“清風明月”,若不誦讀,怎能感悟。而且有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只能靠學生自己反復地有感情地吟誦,才能有所意會,這也就是“因聲求氣”之法。
                    姚鼐說:“大抵學古文者,必要放聲疾讀又緩讀,祗久之自悟;若但能默看,即終生作外行也。”“疾讀以求其體勢,緩讀以求其神味。”誦讀之法有高聲吟、低聲囈、放聲誦、無標點朗讀、疾讀、緩讀,甚至唱,不妨學習古人偃仰嘯歌、長歌當哭之法。
                    學生對古文背誦很排斥,歌詞記誦卻達到能參加“我愛記歌詞”PK的程度,這是興趣使然。很多時候,曲調和歌詞是同時被記住的,哼出曲調,歌詞也自然流淌出來了,文言文背誦亦然。上文提到的公開課上,教師讓學生選擇一首中國風的曲子去演唱,學生在選擇曲調時就意味著對詞句情感和意境進行了體悟,教師先示范用《青花瓷》演唱[端正好],學生選擇用李叔同《送別》的曲調唱[端正好],用《新貴妃醉酒》的曲調唱[耍孩兒],蕭索之境、離愁之意已不言而喻,這種方式也讓學生明白了何謂填詞,詞曲諧美的特點。
                    于漪老師說:“要反復誦讀,把無聲的文字變成有聲的語言;讀出感情,讀出氣勢,如出自己之口,如出自己之心。”方文山說:“當你閱讀大量古詩詞之后,不見得每首都能倒背如流,但一定會有印象。這些意象或多或少地留存在你的記憶庫中,當你要創作時這些概念會被激發,思路會被引導。”在反復吟詠、自然成誦中內化言語,感悟意趣,那么,說話時可以出口成章、妙語連珠,令人刮目相看;寫作時可以信手拈來、字字珠璣,使習作文采斐然。
                    二、從文體特征入手,讓學生思量文章的縝密周全之美。
                    姚鼐在《古文辭類纂》中將文體分為十三類。我們的教材是按主題編排的,沒有刻意強調文體,但在實際教學中會發現不同文體教學重點是不同的,處理方法也應不同。
                    《長亭送別》是選入高中課本的唯一一首元曲,戲曲語言介乎詩詞和念白之間,既有含蓄蘊藉的詩意美,又要適合舞臺演出,相對夸張俚俗。如“昨宵個繡衾香暖留春住,今夜個翠被生寒有夢知”“若見了那異鄉花草,再休似此處棲遲”等是鶯鶯在自己丈夫和最知心的丫環面前盡情傾訴離別的痛苦焦慮,所以無遮無攔,直抒胸臆,教學時要著重欣賞這樣一個含蓄和大膽直露矛盾結合的鶯鶯。
                    另外如《項脊軒志》《報任安書》等抒情性強的文章,無論是深摯幽婉的感傷,還是激憤悲愴的痛恨,都應以學生的情感體驗為重。
                    而如《勸學》《師說》《諫太宗十思疏》等論說文,條理清晰、觀點明確,論證深入淺出、有理有據。就應以發展學生理性思辨能力為目標。如《勸學》開門見山兩組比喻“青出于藍”說明要提高自己,“木受繩則直”說明要改變自己。借助學習可以改變自己的“本惡”,由此可知,荀子“勸”的是道德規范的內容,主要通過自學自省的方式。至此第一段順利背出。
                    就《師說》而言,文章暗藏“如潮”的語勢,可以通過三個問題發掘:①“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與第二段是什么關系?②第二段三組對比是否只是并列關系?③“圣人無常師”與前一段的“圣人”有聯系嗎?會發現韓愈的文章環環相扣。第二段三組對比照應第一段結句,相互間有總分關系,且屬概括舉例,第三段可以和前文多個論點相印證,且典型舉例。層層推進的文勢,學生可以體會到韓文之“氣盛”。
                        教學過程要流暢自然,第一步就是找到正確的切入口。可以從宏觀入手,也可從微觀入手,文言文的虛詞本身不表達固定意義,起到調整音節、結構和關聯上下句的作用,往往可以成為我們的抓手。
                    比如教學《指南錄后序》時我抓住的是“將以有為也”一句,“以”后省略的“之”指代的到底是什么。學生通過前后文,特別是對“奔”讀音的確定來推斷出是“生命”。文天祥詳寫出使經歷就是為了說明出使前他是“知其不可而為之”,根本不顧惜生命;出使結果是“未敢遽輕吾國”,是成功的,是不辱使命的,被囚是因為內賊出賣,他對內賊的痛恨表現在了兩次提到他們的名字上。這樣通過“以”字就將整篇文章的思路打通了,也就明白文天祥寫作目的“悲予志”的“悲”的內涵了。
                    三、從文言文與現代文、現代生活的關聯入手,讓學生學會用文言美化生活。
                    專家指出:語文教學內容既包括在教學中對現成教材內容的沿用,也包括教師對教材內容的“重構”;既包括對課程內容的執行,也包括在課程實施中教師對課程內容創生。我們所面臨的時代與文化主題與古代已有本質的不同,文化美的感受,不是簡單回歸,而是以現代理念重新審視,讓學生真正理解文化精華的普世哲學。
                    如《琵琶行》中擬聲一段最為出彩,可學生光讀詩句感覺不到美,因為白居易選擇的喻體和學生的生活相距甚遠,教師可以用他們生活中常見的東西替換。比如“私語”可以聯想到自修課上細碎的聲音,蠶吃桑葉的聲音;“大珠小珠”可以聯想到一串斷裂的珍珠項鏈落在玻璃上,圓潤而清脆;“冰下難”可以聯想游泳時耳朵進水后聽外界聲音的感覺;“銀瓶”可以聯系熱水瓶,玻璃瓶等。
                    “中國風”是時下流行詞,占有大量學生市場,甚至09年北大、清大自主招生考題中,《青花瓷》的歌詞被編成改錯題納入考卷。國家語委還曾表示,從《青花瓷》頗受青少年歡迎中得到啟示,要在中華傳統經典詩詞中加入時尚元素。嘗試用青少年喜聞樂見的方式,讓他們喜歡的歌星演唱經典的名篇。
                    中國風的歌詞,因為它加入古典元素的詞后,文字上很容易用到修辭技巧,形成仿古調性的畫面,同時也很自然地依附某個時空背景,使得詞境有縱深感。經由文字我們可以還原好幾個前世:說起滕王閣,我們會想起“落霞與孤鷺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壯闊畫卷;提到鴻門宴,我們會聯想到“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兇險;提到蘭亭,眼前不禁浮起“一觴一詠”“俯仰長嘯”的情景;提到白馬將軍,眼前會出現“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的英姿。我們能夠欣賞到古人眼中的自然之景,能發現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千年淘洗只會更見真醇。 
                    比如我補充教學了《詩經》,在體會到意境美的基礎上補充了詩中涉及到的香草的藥用價值,學生就理解了先民對生活幸福的渴望,理解了重章疊唱中蘊含的巫蠱文化,理解了先民“羊大為美”的審美觀和生存環境的關系。學生讀《氓》“士之耽兮,尤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時認識到了二千多年前的人類智慧已經看透了愛情的玄機。特別是對當時男女竟然能自由戀愛大發感慨,扭轉了對古人特別是古代女子的看法。我又聯系到了《荷塘月色》中朱自清為什么會聯想到《西洲曲》和《采蓮賦》,并讓他們認識到“淡淡的哀愁、淡淡的喜悅”就源自《詩經》中“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儒家美學觀。
                    再如我國古典詩詞中, 差不多有一半是寫離愁別緒的, 古人為何如此關注離別?重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古代交通不發達, 分別了便意味著很難再見,“相見時難別亦難”,不像現在幾小時便走遍全球。所以古人甚至夸張地說:三十三重天,離恨天最高;四百四種病,相思病最苦。
                    我們的生活充斥著快餐文化,但我想,即使科技再發達,人心再浮躁,人類的審美需求也是無法被替代的。沒有被厚重的著作洗禮過的心靈,是粗糙的;沒有被經典感動過的情懷,是枯澀的。只有當我們自己心中有一個血肉豐滿的、鮮活的、傳承著民族人格精神和理想的人的形象時,我們的教育才能在學生的精神世界中真正地培植起信念、理想、愛心與希望,我們所做的一切才能真正成為成全完整的人的意義深遠的工作!

                             

                    上一篇:《〈論語〉選讀》課堂教學策略的思考
                    下一篇:選修課內容的選擇與再加工
                    ?

                    浙公網安備 33050202000302號

                    YY6080级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