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冊
                    ▲ 首頁 > 專題頻道 > 校慶專題 > 正文

                    老三屆宣傳隊之快樂相約上舍村

                    來源:    作者:1966屆 陳豪瀏覽次數: 次  發布時間:2017-05-19 17:20:37

                    1966屆  陳豪

                     

                    又到了陽春四月,草長鶯飛,楊柳春煙,一年中最美的時光,也是讓人最為心動、最富于詩意的季節。

                    記得去年就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我們湖中老三屆快樂群首次相約長興貢茶院,度過了令人難忘的相聚時光。今年4月23日,我們群又吹響了集結號,平均年齡70周歲的16位老同學暫時擺脫繁雜瑣碎的家務、告別親密膩煩的兒孫,從各地趕到湖城匯聚一起,按捺不住迫不及待的心情,坐上巴士,向安吉梅溪方向奔馳。

                    早晨還下著淅瀝小雨,而車子啟動后一路放晴,雖不見陽光,天空卻明亮起來。車窗外,雨后的遠山近嶺格外蒼翠,路邊成片油菜黃花雖已稀疏,卻似乎把墨綠絨毯點綴成耀眼的圖案,新鮮別致。一片片果樹林粉色、白色的花已零零落落,而翠綠的樹冠蓬蓬勃勃……看來春已走近尾聲,但仍然是一派盎然生氣。我們坐在車上,心情格外輕松,伴著春風伴著快樂,一路風景一路歌聲。

                    不到一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了本次活動的目的地——梅溪鎮上舍村,這是劍池同學推薦并幫助聯系的千年古村。巴士停在村主任家門口,迎面是一座氣派的竹制大門樓,兩層樓檐翹角之間掛著一塊竹制牌匾,寫有“竹韻人家”四個大字,右邊竹柱子上豎掛著一個更醒目的紅底白字的大牌子“夢蕾茶場”。村主任的11歲女兒小荷蕾蹦蹦跳跳地跑出來迎接我們。

                    湖中老三屆宣傳隊成員相聚梅溪上舍村.jpg

                    湖中老三屆宣傳隊成員相聚梅溪上舍村

                    村莊偎依在群山的懷抱里,一條南北走向的小溪穿村而過,一人多深的溪底裸露著重疊的大小卵石,只有小股的溪水不緊不慢地在石縫里潺潺流動,各類高高矮矮的樹木和灌叢網成的深深淺淺的大塊綠蔭覆蓋在溪邊。小溪兩旁的山腳下坐落著整齊又錯落的嶄新村舍民居,起起落落的紅瓦白墻,隱藏在整片蒼翠之中。周圍山坡上是連片的茶園,一行行一列列的茶樹齊展展地延伸到遠方。

                    我們安排在“竹緣人家”和“舒陽農莊客棧”住下,農家樂的住宿條件大有改善,雖上不了星級,但莊主們也都在向“標準間”努力,我們已很滿意了。午飯后稍作休息就開始慕名村游。

                    從“竹緣人家”出門,右拐四五十米就來到文化廣場,廣場上的牌樓是村里的標志性建筑,在一排四個柱子擎著的古式屋脊下,有一截1米寬20米長的黑色石壁上有吳昌碩紀念館名譽館長、著名老書畫家潘渭濱題寫的“龍騰竹海”四個金色大字,30多米長2米多寬的水泥基座上雕刻著大幅二龍戲珠圖。廣場近3000平方米,牌樓南面是戲臺,東面是文化長廊,在長廊的一塊塊碑文里,讓我們讀到了古村的歷史。

                    小小上舍村,有傳承千年的朱氏家譜,記錄著朱氏家族的繁衍生息。有千年古村落的遺址,向人們述說著山區農耕文化的源遠流長。曾有過7個縣政府機構在此駐扎,抗日戰爭浙西重要根據地,那時吳安聯中(湖州中學前身)、《吳興日報》(湖州日報前身)搬遷至此,傳頌著抗戰時期的輝煌業績。我們作為湖州中學的學子看到那塊“吳安聯中”的石碑深感親切和榮光。可惜沒見著村里的古老舊屋及歷史遺跡,唯有溪邊那幾棵皮膚粗糙、長滿疙瘩、彎曲多折的老樹,似乎驕傲地講述著村里久遠的故事。

                    村主任的女兒小荷蕾又帶著我們步行了6、7里,來到鄰村的一個景點——莫勞塢水庫。水庫被群山環抱,起伏的綠色山巒好像擁抱著一塊晶瑩透剔的明珠,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仿佛在娓娓敘述著龍神與美女的一個動人愛情故事。寬闊的湖面如鏡,沿岸綠樹成蔭,長長的紅色九曲木橋通向水中亭閣,在夕陽下宛如一幅色彩斑斕的油畫。北畔的廣場上已經有好多棟造型別致的各式樓房,周邊還在大興土木,準備打造集游覽、購物、餐飲、文娛、社區活動為一體的核心經營區。整個景區已顯出幾分生機,不用幾年,這里將會是一派興旺景象。

                    我們不能錯過這山清水秀的風景,紛紛拿起相機、手機留影拍景,還打開了“我們相約春暖花開”的大紅橫幅,小荷蕾自告奮勇舉起相機,真是不負眾望,在美麗水庫的九曲橋上給我們拍下了第一張集體照,拍得很不錯!(見圖)

                    斜陽西下,濃綠含風。我們大口呼吸著清新透明的空氣,希望能徹底清洗被城市霧霾污染的肺葉,品嘗著春天的滋味;我們踏行在野草間隔的石板路上,一身輕松愜意,難得別離了城市繁華和喧囂,體驗著心靈的自由!不知誰見景生情,哼起了大家熟悉的校園歌曲:“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多少落寞惆悵,都隨晚風飄散,遺忘在鄉間的小路上!”

                    晚飯過后,夜幕降臨了。上舍村的夜是出奇的靜謐和安寧,偶爾傳來遠處的幾聲犬吠。我們喝著莊主家的白茶、嗑著瓜子,聊起了那些互感興趣的話題,既有輕聲笑語,也有長吁短嘆。那幫女同學還是學生時期那種認真勁,她們插空就在反復排練第二天聯歡時要演出的舞蹈,不時傳出手機播放的悠揚音樂聲。

                    上舍村已經進入了美麗的夢鄉,而我們的幾間屋子還透出明亮的燈光……

                    4月24日,才是我們相約上舍村的主要活動日。老天露出笑臉,春光明媚,紅紫芳菲。我們比過節還興致勃勃,女同學穿上繡著金絲圖案的綠色民族服裝,那喇叭形的寬大袖子和褲腿,使得她們在舉手投足間,盡顯輕盈飄逸的風采。她們似乎回到了學生時代,就這樣飄飄灑灑地來到文化廣場,在閔佬的導演下,擺出各種造型和pose,再配上五顏六色的園紙傘、折扇、寶劍、腰鼓、紅綢帶等道具,一會兒單支獨放,一會兒整體合一,一會兒三三兩兩的組合,真是忘記了年齡,毫無顧忌地盡情展示著青春不老的美麗,姿態萬千,儀態萬方。男同學沒有“衣裝”,就遜色多了,自愧勿如,只有拿起手機為她們記錄這美麗快樂的一幕幕,而匡寰被大家推舉成了專職攝影師。男同學架不住女同學的熱情邀請,不很協調地加入她們的隊伍,也大膽地拿著各種“道具”擺出別扭的姿勢,引出陣陣笑聲。金寶總是默默地為大家服務,我們走到哪里,他就把沉重的音響箱和手風琴背到那里。這時,他望著大家歡快的身影,也激情地拉起了手風琴,頓時《喀秋莎》《紅莓花兒開》等俄羅斯民歌的輕快、活潑、含蓄的旋律在廣場上傾瀉流淌。

                    我們敞開胸懷,將春光收進五臟六腑;我們擁抱生命,編織萬紫千紅的夢幻;我們緊握友誼,抒寫春天里最難忘的詩。

                    讓我們預想不到的是,偶然中闖進了上舍村的寶地——在廣場西北面的一座“龍舞博物館”。哇,里面擺放著全省各地龍舞代表作,有安吉竹葉龍、長興百葉龍、東陽板凳龍、奉化布龍、杭州臨安水龍、開化草龍、坎門花龍、蘭溪斷頭龍、溫州拼字龍、平湖九彩龍等。起源于上舍村的化龍燈和竹葉龍是省級非物質遺產。據了解這是中國首個民間舞龍文化博物館,上舍村正在打造“中國龍舞第一村”,這是舞龍文化的發源地啊!

                    來到這舞龍的故鄉,不體會一下舞龍的感受不是枉來一趟嗎!我們心血來潮,馬上把一節節分離的竹葉龍連接上,高舉頭頂興奮地舞動起來,在金星隊長手舉的“龍珠”引導下,從室內舞到室外,盡管未經訓練,只能隨意擺弄,但擺了個造型拍出照片還很像樣噢!

                    舞龍.jpg

                    舞龍

                    歡鬧的白天,我們給上舍村增添了生動的色彩和活潑的生氣。晚上精彩的聯歡,更是為上舍村展示了文化娛樂和傳遞了歡聲笑語,達到活動的高潮。

                    在竹緣人家的二樓大廳里,燈光明亮。“舞臺”背景墻上的大幅山水國畫的鏡框下懸掛著“我們相約春暖花開”的醒目橫標。臺下三排“觀眾席”上,村主任來了,舒陽農莊的賈老板來了,鄰居們來了,可以說座無虛席。還有音響師、專兼職攝影師們都嚴陣以待。

                    隨著隊長宣布“聯歡晚會開始”的話音落下,《九兒》的優美婉轉的音樂聲響起,六位穿著翠綠演出服裝的女同學如行云流水般翩然而出……這是閔佬在這幾天里和仲英、阿覺、金英一起臨時編導的舞蹈,像慶瑜、聘紅剛從外地趕來就立馬加入排練,看來學生時代的舞蹈基本功還在,所以她們的一招一式合拍到位,時而舒緩,時而激越;她們的隊形變換水到渠成,時而是穩健的三角,時而是旋轉的園……用起伏生動的舞蹈語言述說著九兒的真摯柔情和剛強不屈,舞蹈的尾聲是一個意味深長的造型“我送九兒去遠方……”緊接著是大家熱烈不息的掌聲。

                    聯歡會上,村主任、賈老板出演助陣。當兵復員的村主任一首《當兵的人》鏗鏘有力;賈老板的《鴻雁》帶來春意暖暖的思念,閔佬和劍池即興伴舞;聘紅一首《明月千里》,用柔美高亢的金嗓子唱出了憂郁和輝煌,學弟利生挺身陪舞配唱;連弟一曲京劇《臨行喝媽一碗酒》蕩氣回腸;女同學們即興跳起了學生時代的保留節目藏族舞蹈《洗衣歌》;仲英的獨舞、項伯的獨唱、金寶的獨奏等節目都贏得掌聲陣陣。最后全體上陣,每人腰間系上大紅綢帶,扭起了大秧歌《正月里來是新春》,只見滿屋的紅綢帶在喜慶歡鬧的音樂聲中有節律地舞揮著、閃動著,我們情緒高漲,群情激蕩,大廳里沸騰了!70歲的老人們仿佛重返到青春時代,仿佛回到了激情的歲月!

                    我們的歌唱聲和歡笑聲在上舍村的浩渺夜空中任意飛翔,在山嶺溪水間回旋蕩漾……

                    這種接地氣的文娛形式創造著快樂,讓我們的生活無比充實。這次因事沒能參加的基玉同學在看了群友發的視頻和照片后,她在回復的帖子中作了精辟的總結:“快樂是極具感染力的,快樂是可以傳遞的。”“快樂是一種角度,從這邊看,與痛苦相對而言,我們都已古稀之年,還能有幾年蹦跳;從那邊看,何嘗不是一種幸福的表現,可貴的快樂歡笑!趁我們還能充分活動的今天,多尋快樂,傳遞快樂,不也是一種正能量嗎!”

                    三天很短很快,但不虛此行,我們領略了“魅力山村,人文上舍”深厚的歷史文化和秀麗的自然景觀;我們相聚的快樂如花、情誼如花,在我們心中盡情綻放、永久盛開!有慶瑜的詩為證:江南四月天,上舍舞翩翩。葉龍頻回首,惜惜同學緣!

                    4月25日,要離開這個古老又多彩的村莊了,村主任為我們準備了豐盛的“告別宴”,每人杯中倒上了啤酒,盛滿了收獲和快樂,我們高舉酒杯,為我們這次的依依惜別,為我們來年再相依依,干杯!

                    還是用金星隊長詩一般的話語做結束吧:快樂總在別離時方覺短暫,期盼在憧憬中并不遙遠! 



                             

                    上一篇:驕傲!太空中有顆來自湖州中學的小行星!
                    下一篇:湖中三年(葉培建)
                    ?

                    浙公網安備 33050202000302號

                    YY6080级理论